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驿动的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嫉恶如仇!言出必行、行必果、果必信!

网易考拉推荐

团伙引领超载货车走旁道逃避检查每日敛财数万  

2012-01-16 19:5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
团伙引领超载货车走旁道逃避检查每日敛财数万 - 驿动的心 - 驿动的心

  穿过前黑龙庙村“免检”暗道的超载大货车(左),与从检查站出来的货车车流,汇合到一起,进入高速路。

团伙引领超载货车走旁道逃避检查每日敛财数万 - 驿动的心 - 驿动的心

  1月12日晚,前黑龙庙村暗道,超载大货司机给轿车旁一男子递东西,多位货车司机证实,每辆车要交数百元。

团伙引领超载货车走旁道逃避检查每日敛财数万 - 驿动的心 - 驿动的心

暗道与张山营检查站复检口出口路的交叉口,一男子在此指挥车辆。

团伙引领超载货车走旁道逃避检查每日敛财数万 - 驿动的心 - 驿动的心

前黑龙庙村村口一条路上的限高杆,被不明人士弄断多次。

  夜间11点,延庆县前黑龙庙村。

  一排排重型卡车的车灯,串成一条光柱,伴着震耳的轰鸣声,从荒野靠近村庄。

  车队拐入村庄,惊起大片狗叫,但发动机的轰鸣声,顿时将狗吠声淹没。

  这是一队夜间绕行延庆县张山营公安交通检查站的超载货车。

  记者历时半月调查发现,“一夫当关”的张山营检查站“眼皮底下”,其实另有两条暗道,深夜11点后,超载车绕村道直上高速,白天,则取道检查站围墙外小路,与正常通检的货车合流上高速。

  两条“避检路”由近20名男子改造乡村土路而成,要绕行正规检查站,需要向这些人付“买路钱”,每辆车300至1000元不等,只其中一条暗道,这些“收费员”一天可获利数万元。而超载的大货车司机们,甘心交这几百元,只为躲过超载处罚。

  抵抗大货车的村子

  “一天晚上,十几个不明身份男子拿着砍刀,将一个村民砍伤,此后,村民再不敢守杆拦大货车。”

  四五十辆满载货物的重卡车流,轧出两条半尺多深的沟壑。

  前黑龙庙村村委会位于村北,紧挨着重卡经过的村路。

  1月7日晚11点多,村委会值班村干部刘海军又听到了隆隆声。

  刘海军忍无可忍,抄起手机,“喂,110吗?”

  这是他第二次报警。与第一次一样,他一直盯着,但没看见警察到场。

  第二天夜里,刘海军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一个本地口音的男子劝他,不要太过较真,“弟兄们处得还不赖,希望你能通融通融,以后不要搞了。”男子向刘海军许诺,只要他不管此事,能得到一定的好处。

  这样的“诱惑”发生两次,每次都是刘海军报警后。

  事实上,除了村北,村南也经常“半夜听发动机”。

  “晚上过大货车时,部分民房的窗框都‘唱歌’。”让整个前黑龙庙村村民十分恼火。

  除了严重的噪音扰民外,重卡还轧坏村民的路,剐倒路边的树和田边栅栏。

  为了阻止大货车入村,村委会曾使出浑身解数。

  在村北的铁路桥下,村民砌了两个大水泥墩,在村南侧立了一个限高杆。

  但这毫无成效。

  “元旦前,限高杆就被人砸断五六次,每次都是刚刚焊上,过了一夜,限高杆又折了腰。”刘海军说,村北侧的水泥墩,则被人直接用碎石机捣碎了。

  是谁砸断限高杆、捣碎水泥墩?

  “我们村旁有个黑收费点,被几十个‘社会人’控制着,从村子穿行的都是超载车,只要给黑收费站交钱,它们就可以穿行村子,避开正规检查站。”村民们都知道。

  早在七八年前,不远处的张山营检查站设立后,前黑龙庙村的入口,就曾被一群人控制,同样引导超载车绕行。当时,村委会专门安排村民看护限高杆。一天晚上,十几个不明身份男子拿着砍刀,将一个村民砍伤,“此后,没人再敢守杆。”村民敢怒不敢言。

  村民们称,大货车绕行检查站的土路,本来是一条乡间小道,从去年开始,开黑收费点的那些人,用挖掘机、铲车拓宽了土路,进入11月后,天冷土地渐实,大量超载车绕道村子驶上高速。

  “村里现在每晚至少要过100多辆车。”村民们说,这些绕行张山营检查站的超载货车时断时续,一直从晚上十一点持续到翌日凌晨四五点。

  昼伏夜出的重型卡车

  “白天,绕行的超载车直接沿着张山营检查站的围墙行驶。超载车与检查站,仅一墙之隔。”

  前黑龙庙村正北不足一公里,是延庆张山营公安交通检查站,它位于110国道上,是从河北张家口进北京的必经之地,站内设有初检、复检地磅,专门对进京方向的大货车进行超载检查。检测合格者会予以放行,若车辆超载,将面临罚款并卸载超重货物。

  让前黑龙庙村村民愤怒的超载车,究竟怎样绕过检查站进村的?

  “避检路”有两条,这两条暗道都要途经前黑龙庙村村北,且车流随着时间段变化:中午时段,大货车为了不激怒村民,继续北行,远离村庄,绕行的超载车直接沿着张山营检查站的围墙行驶。超载车与检查站,仅一墙之隔。

  另一条暗道是,晚11点到翌日凌晨四五点,大货车转向南行,拐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,夜穿前黑龙庙村。

  1月3日下午5点多,110国道进京方向,距离河北界30多米的北京境内,数十辆重型卡车停在一个加油站内。这些车主要来自河北张家口、内蒙古和辽宁,车上运载着多是煤炭。此处距离张山营交通检查站约5公里。

  但司机们并不加油。

  一辆挂着辽宁牌照的司机称,自己的车超载,要到晚上“借道儿走”。

  “超载的车都会在加油站停着,白天晚上都会有专门的人领车,给领车的人交点钱,就能绕过检查站。”记者搭乘的“冀GH9**挂”的司机说,常跑这条线路的人,都知道这个规矩。

  晚10点,加油站附近的货车越停越多,有的甚至排队在国道上。所有车辆始终没有开动迹象,司机们在驾驶室休息。

  接近晚10点30分,这些车辆发动前行,在距离检查站1公里的地方,向南拐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,然后再向东驶入一条土路。土路南侧,正是前黑龙庙村。

  重卡小心翼翼通过村口的水泥墩子,在宁静的村道上畅行无阻。站在检查站附近,能清晰看到,一辆接一辆的货车在深夜里形成两条长龙,一条正常通行检查站,另一条则消失在前黑龙庙村,不到10分钟,两股车流又会聚在高速路口。

  暗道财源滚滚

  “你超个七八吨,收300(块),超四五十吨,得(收)1000(块钱)。”黑收费组织内,领车人老张说。

  1月12日晚,从加油站到检查站,一路上有多人招揽“绕道儿”生意。“绕道吗?”一名40多岁的男子不停地问货车司机,丝毫不避讳在附近巡逻的警车。

  记者表示自己有超载大货,需要“借道儿”,该男子问超载了多少吨,随后给一名辛姓男子打电话,称现在可以绕行,一辆车300元。

  这些前哨俗称领车人,他们负责给超载货车引路。货车司机老刘说,“被领车的大货,没有不超载的。”老刘的货车明显比别的大货块头大了一圈儿,荷载39吨,实载超过100吨。

  晚10点40分,张山营检查站围墙外,其中一条暗道上,两辆轿车停在路口,车内坐着3名男子。记者尽量接近两辆轿车。

  110国道上停靠的超载货车发动,黑夜中,庞大的车队沿土路走暗道。

  看到货车驶来,两名男子下车,每过一辆货车,男子都挨个敲打货车车窗。货车司机无一例外都会打开车门,探出半个身子,递出一样东西。

  一名男子接过,回身将东西转交给轿车内一名男子。

  之后,另一名光头男子手持电筒,示意货车司机继续前行。按领车人的指示,这东西就是过路费。

  “给了300元,一般过一辆车最低也得300元,具体价格要跟领车人谈。”一位绕道通行的货车司机说。

  领车人老张说,想绕道检查站,得先问超载多少吨,“你超个七八吨,收300(块),超四五十吨,得(收)1000(块钱)。”

  绕道现场,来自张家口、内蒙古等地的十多位超载货车司机证实此说法。

  老张还提示,如果不想绕行,想直接从检查站通过,可能得“找关系放直行”。(由于有时待检货车过多,为避免国道拥堵,检查站会对一部分车辆“放直行”,即无需检查直接通过)

  据记者观察,当晚11点到12点,超载货车最集中通过时段,一小时内,50余辆大货车从暗道而过。按照领车人老张和货车司机的说法,每辆车至少要交300元领车费,1小时内,一条暗道的“收费员”最少能收15000元“买路财”。

  前黑龙庙村村干部刘海军和村民们,经常和这些黑收费员打照面,村民们说,这伙人有近20人,没有本村人员,大部分来自京冀交界的周边村落,“这些人有一定的轮换性和流动性,但每天几乎24小时都有人‘在岗’,在110国道和检查站周边,已然成了‘钉子户’。”

  检查站眼皮底下的“黑收费”

  张山营公安交通检查站一工作人员,对举报“超载车绕道检查站”的反应是,“你现在看见(超载)车(绕路)了吗?啥时候过车啥时候再打电话,你们人把车堵住,我们再过去。”

  前黑龙庙村无力也无权治理黑收费人员。刘海军说,他曾数次将情况反映至张山营镇和张山营公安交通检查站,“检查站的人说,他们警力有限,没法管。”

  “眼见着超载大货车从检查站南围墙边上暗度陈仓了,咋就没人管呢?”前黑龙庙村很多村民无法理解,一位村民说,常听新闻说从源头卡住超载大货车,可这源头设卡形同虚设。

  昨日,延庆官方网站上,县交通局发布信息显示,去年12月,县交通局采取措施积极完善“三超一疲劳”监管体系。严厉打击严重超载行为,坚持流动与固定并举、防控与堵截并举、处罚与卸载并举的治超方针,有效遏制恶意超限超载行为。

  去年12月,县交通局信息显示,张山营综检站作为全国第一站,年末站内各项工作早作准备,加强治超服务,减少投诉,杜绝出现“吃、拿、卡、要”现象。

  “各路口停放的轿车,大多是‘黑收费’的人,土路弯道多,在路口停车有的是收钱,有的是接应引导货车。他们开凿的路上,只走大货车,轿车上去他们就会怀疑。”前黑龙庙村村民徐红英说,几周前,她在村北口看到,几个男子引导大货车后正跟司机要钱,她试图用相机拍下这一场景,结果几名男子冲上来抢走了相机,强行删除相机里的照片,“他们说不要让我为难他们,还塞给我500块钱,我把钱扔地上走了。”徐红英说。

  连续数天,采访车辆的出现,也引起了一些男子的怀疑。

  1月13日中午,检查站附近的高速路口,坐在灰蓝色越野车里的一名穿着军绿色制服裤的男子,径直奔记者所停轿车走来,站在车窗前朝车内张望,“你们干吗的?”男子问。记者佯装行车问路,“制服裤”转身离去,不时回头张望。在距离检查站10多米处,该男子站在路中间指挥准备驶出检查站的货车。

  采访车驶往高速路口准备离开,行至一个汽车修理部附近,之前出现灰蓝色越野车和一辆暗红色轿车,欲拦住采访车去路,另有一辆黑轿车绕道堵住采访车后路。采访车立刻寻机掉转车头,驶上高速。

  昨日,记者以前黑龙庙村村民身份致电张山营公安交通检查站,反映“超载车绕道检查站”一事,一工作人员听后说:“你现在看见(超载)车(绕路)了吗?啥时候过车啥时候再打电话,你们人把车堵住,我们再过去。”

  超载的规则

  “冀GH9**挂”大货车司机说,“要么别超载,要超就多超,超20吨以上。不然超少了抓住不够罚的,超多了交钱绕行,照赚。”

  尽管“暗道收费员”备受前黑龙庙村村民诟病,但对诸多大货车司机来说,却是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”。

  暗访中,有超载货车司机似乎识破记者身份,众多司机对记者的搭车请求,均表示拒绝。一位司机更是直言,有暗道挺方便,交点“过路费”不算啥。

  “他们(黑检查站)虽然收钱,但总比超载被查出来好。”常年跑110国道的货车司机宋玉国说。

  宋玉国开一辆大挂车,从内蒙古鄂尔多斯向天津运煤。宋玉国说,挂车核载55吨,能拉39吨煤,每吨煤赚300元运费,单程赚运费一万二千元,“刨去油费、过路费和罚款约7000元,单程下来能挣四五千。”

  “如果把车斗加高70厘米,能拉60吨货,超载20吨,单程赚1.8万,但超载只能走国道,油钱、过路费、罚款,加上绕道交的领车钱,成本在1万左右,单程还能净赚七八千。”宋玉国说,这就是超载车愿意绕道给钱的原因。

  1月13日,记者搭乘一辆冀GH9**运煤卡车,询问司机,如果超载七八吨能多赚多少钱。

  这名大货车司机笑着说,“那还不够赔(钱)的,要么别超载,要超就多超,超20吨以上。不然超少了抓住不够罚的,超多了交点买路钱绕行,照赚。”

  (文中村委会人员、个别超载货车司机姓名均为化名)

  采写本报记者 王瑞锋 张永生

  摄影/本报记者 大路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